移動互聯網
首頁  >  移動互聯網  >  特約專家專欄  >  沈 拓  >  專欄文章

從《三體》看互聯網+時代的不安全法則

2017-05-17  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  作者:沈拓
不安全法則:在商業叢林中沒有絕對安全的位置,每個企業都可能遭受本群落或其它群落的攻擊。

在科幻小說《三體》中,表達了一種在茫茫宇宙中的基本生存觀念:沒有任何一個星球是絕對安全的,一旦位置暴露,就有可能被毀滅。造成這一點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所謂宇宙公理理論,這帶來了文明之間的生存競爭,包括:

l?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l?文明不斷增長和擴張,但宇宙中的物質總量保持不變

此外,“猜疑鏈”理論進一步加劇了文明之間很難取得信任,包括:

l?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是善文明還是惡文明

l?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認為本文明是善文明還是惡文明

l?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是否會對本文明發起攻擊

l?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對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l?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認為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l?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判斷自己對她是善意或惡意的

更進一步,“技術爆炸”理論,使得文明之間始終保持帶有恐懼的彼此提防:

l?文明進步的速度和加速度不見得是一致的,弱小的文明很可能在短時間內超越強大的文明

?

以上的理論事實上構成了宇宙文明的基本觀念在這樣的基本觀念作用下整個宇宙就像一個茫茫的黑暗叢林一樣,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于林間,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為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在這片森林中,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

當然,這只是科幻作品的一家之言。但是,其背后的哲學觀念卻需要商界思考,商業叢林中是否存在絕對的安全?

我們的研究結論是,商業叢林中沒有絕對安全的位置。任何位置都可能遭受其它物種的攻擊乃至摧毀。

按照重生戰略矩陣模型,“王國統治者”、“生態平臺盟主”、“叢林獵人”和“創新先鋒”都有可能遭受攻擊,沒有任何一類物種是絕對安全的。

【王國統治者可能遭受到的攻擊】

盡管處于本行業的領先位置,甚至在壟斷政策的保護之下,但這并不意味著王國統治者的位置絕對穩固。挑戰者可能來自于任意方向。

?

首先,本行業內的挑戰者把行業內的王者拉于馬下,這在很多競爭激烈的行業中并不罕見。例如在電信設備業,曾經的王者愛立信、朗訊、北方電信在華為、中興的挑戰下節節敗退,早已不復王國統治者的雄風,甚至有的王國已經蕩然無存。王者的衰落大多源于遲緩的反應速度、較差的性價比、缺少對于客戶的足夠關注、失去成本優勢等。

其次,王國統治者對于剛剛出現的創新先鋒往往不屑一顧,但事實上,創新先鋒往往帶來了全新的商業模式和技術創新導致王國的崩潰。如果時間穿越回2007年,有人說,諾基亞快要不行了,恐怕沒有人會相信。當時的諾基亞如日中天,2006年出貨量3.5億支手機,2007年出貨量超過5億支,但就在這一年年底,iPhone橫空出世。到現在不過幾年間,手機界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諾基亞從占據手機市場40%的王國統治者快速跌落出前五名之外。王者諾基亞被創新先鋒蘋果擊敗的主要原因在于,長期以功能性能制勝的諾基亞手機,在進入智能機時代后,根本無法抗衡iPhone所建立起的一整套生態系統,這是一場低維王國與高維生力軍的戰役,兩者的戰爭不在一個層面上,很短時間內高下立見。

第三,王國統治者的地位已經遭受到生態平臺盟主的明顯顛覆。蘇寧和國美,在把控住大部分中國家電企業的售賣出口后,已經成為家電零售業乃至家電業的王國統治者。但是,王國的位置剛剛確立不久,電商領域的天貓迅速崛起,2012年的1111,192億,2013年的1111,350億。越來越多的90后不再走入蘇寧國美的店內,而是選擇把錢花在互聯網上。蘇寧以占據核心地段的線下壟斷式經營模式,敵不過占據了年輕一代心智空間的線上平臺式經營模式。與之類似的是中國移動,作為電信業的傳統霸主,突然有一天尷尬地發現,自己的用戶越來越多通過微信發信息和語音交流,核心業務短信的減收明顯,而語音業務也越來越不是鐵板一塊。銀行業的寒意同樣明顯,與支付寶合作推出余額寶的天弘基金,本來是一支在基金界排名50開外的小型基金,但就在半年左右時間里,天弘基金已經以2500億基金規模成為全國第一大、全球第十四大基金。與之相對照的是,銀行的儲蓄增量日趨放緩,銀行長期秉承的存貸匯模式受到極大沖擊。

這兩者之間的戰役大多以王國統治者落敗告終,其主要原因在于,生態平臺盟主的進擊多以跨界顛覆的形式進行,在定價上以低價甚至免費為主,極具侵略性。事實上,這是一場低維商業模式與高維商業模式的對抗,如同兩種不同境界的文明差距一樣,高下立判。

?

【生態平臺盟主可能遭受的攻擊】

即便成為生態平臺盟主,市場地位也絕不是鐵板一塊,仍然有諸多挑戰者覬覦整個位置,躍躍欲試,平臺盟主稍有不慎,即可能被取代。

首先,創新先鋒型企業有可能顛覆生態平臺盟主,尤為常見的是,一些創新先鋒企業通過有效的攻擊手段,取代了舊盟主,成為新盟主。在全球C2C領域呼風喚雨的eBay通過收購易趣進入中國,繼續沿襲其在美國的成功模式。但淘寶的出現改變了一切,尤其是,淘寶采取激進的免費策略,在短時間內匯聚了海量的賣家和買家,形成了完成超越eBay易趣的生態圈,到現在已經成為中國電商的第一平臺,而eBay易趣早已淡出人們的視野。另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微軟,作為PC時代最成功的操作系統平臺,微軟搭建起其它操作系統難以企及的生態系統。但隨著智能手機的爆發,以及谷歌下大力氣推廣免費的安卓系統,并迅速團結了一大批試圖擺脫Wintel控制的芯片廠商、終端廠商和電信運營商,這已經使得谷歌的安卓平臺成為智能手機領域最成功的生態平臺盟主,而微軟在此領域難以扭轉頹勢。由此可見,創新先鋒企業與生態平臺企業的戰爭本質上是生態戰,挑戰者大多通過更優質的生態造成舊有的生態逐漸低效、崩塌,這使得生態平臺盟主須臾不敢放松。

其次,最具有戰斗基因的“叢林獵人”們,時刻不忘改寫市場游戲規則的機會。以京東為例,始終在用戶和投資人面前擔當“淘寶的競爭者”這樣的定位,截止到2013年年底,淘寶天貓的市場份額約為38%左右,京東的市場份額已達到34%左右,這樣的叢林獵人已經緊緊跟在盟主的身后。同樣,在360的威脅之下,BAT沒有一家敢于放松,其中騰訊、百度都在2013年推出了自己的手機安全產品,這種反擊本身,恰恰說明了360在安全衛士等系列產品的覆蓋威力之下,已經在用戶側緊緊貼住了BAT這第一集團軍。幾年前的360和騰訊的大戰,是非常經典的“叢林獵人”挑戰“生態平臺盟主”的戰斗,有這樣的叢林獵人在后,沒有一個盟主敢放松。挑戰者未必能撼動盟主的整個生態,但其簡單粗暴的打法往往聚焦在一個更基礎的環節---用戶身上,也就是說,叢林獵人大多通過爭搶用戶的方法侵蝕盟主們的領地,這同樣可以造成盟主生態基石的坍塌。

第三,“王國統治者”們通常是傳統行業的巨頭霸主,雖然在移動互聯網的浪潮下顯得尤為不適。但這些企業向平臺盟主們發起進擊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企業敢于忽視這些老牌霸主的威勢。當微信出現后,電信運營商集體遭遇危機,其中中國電信反應最快,它迅速意識到即時通信平臺是未來的兵家必爭之地,與網易合作推出易信,并充分利用自身的終端補貼、流量補貼優勢,力圖在即時通信平臺領域占據一席之地。同樣的例子還包括蘇寧,應該說蘇寧是傳統企業中轉型啟動較早,動作幅度較大的一家企業,其整體資源配置日益明顯地向線上傾斜,同時也力圖充分發揮線下的相關各項優勢。而在支付寶、余額寶、微信支付的力壓之下,中國平安在2014年1月退出了壹錢包,這也是整個企業在互聯網金融方面的核心戰略,號稱是集成了微信和支付寶優勢的產品,具備投資理財、信用支付、社交聊天,并力圖和平安的其它產品門戶全部打通。總體來看,這些王國統治者通常是巨大的資源擁有者,如果能擺脫這些企業固有的路徑依賴,通常能給予生態平臺盟主以巨大的壓力。

【叢林獵人可能遭受的攻擊】

叢林獵人本身就是商業生態群落中面臨競爭壓力最大的一個群體,既不是行業霸主,也不是生態軸心,通常會遭受其它商業力量的沖擊與顛覆。

首先,叢林獵人最容易遭受王國統治者的攻擊。大部分行業走向高集中度的過程,就是小魚不斷被大魚吃掉的過程。以啤酒行業為例,幾家“王國統治型”的領先企業青島啤酒、燕京啤酒、雪花啤酒在過去十幾年間完成了累積幾百起收購,把大部分啤酒業的“叢林獵人”納入囊中,獲取產能和市場。

零售業也是如此,伴隨著叢林獵人不斷被王國統治者收復,產業集中度逐漸提高。僅在2013年,就發生多起并購,如春天百貨被王府井百貨收購,當代商城被翠微股份收購。中國零售業由之前的跑馬圈地進入了并購時代。

其次,叢林獵人也很容易遭到生態平臺盟主的攻擊,而且通常這種攻擊對于叢林獵人都很難抵擋。原因在于,生態平臺盟主大多發揮自身綜合平臺的優勢,通過平臺加組件的模式,對生態獵人的生存空間進行夾擊。例如,微軟在攻擊Netscape過程中,將自己的IE瀏覽器集成進入Windows操作協同,對于用戶免費提供,這幾乎從根本上斷絕了Netscape的生存空間。同樣,在360作為互聯網業界最著名的叢林獵手與騰訊頻頻交手之后,騰訊也開始大氣力推廣騰訊安全管家,力圖壓制住360最基礎的業務。由于生態平臺盟主在用戶規模、功能綜合性方面的優勢,叢林獵人對于這樣的攻擊很難形成有效防御。

第三,不斷涌現的創新先鋒也通常通過對叢林獵人的攻擊,來實現自身成長。例如,手機報等新型媒體的出現,對于本來就競爭激烈、一片紅海的紙媒市場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整個市場在新舊媒體之間呈現出明顯的此消彼長的變化趨勢,各類手機報也層出不窮,手機報自身也成為競爭激烈的紅海。這個時候,隨著新聞客戶端、微博、微信的崛起,又幾乎摧毀了手機報,對紙媒也基本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創新先鋒可能遭受的攻擊】

創新企業作為市場的后進入者,極容易被先進入企業所狙殺。

首先,王國統治者經常利用自己的駕馭力,扼殺創新先鋒。例如,在中國的電信運營業,一度也有像小網通、吉通、鐵通這樣的新型運營商,但這些運營商的用戶規模、網絡資產、經營實力根本無法和中國移動、中國電信抗衡,無論在市場營銷方面,還是在網絡互聯互通方面,都很容易被扼殺掉。而后來的發展過程也正是如此。

其次,生態平臺盟主對于有可能撼動自己生態核心為主的新興物種,始終極為警惕。在中國的互聯網市場,百度、騰訊、阿里三家參股或控股的企業都多達幾十家,如騰訊先后出手收購或者注資F團、克拉鉆石、好樂買、高朋、賣座網、搜狗、大眾點評等創新先鋒企業,以尋求在電子商務方面保持優勢。巨頭們除了發力電商領域,讓自己的流量變現,在其它不斷膨脹的新興領域也出手頻頻。在在線旅游領域,百度并購了去哪兒網,騰訊并購易容和同程網。

最后,叢林獵人們更是時刻保持對于新型物種的警惕。相當多的叢林獵人由于自身規模和實力有限,對于創新采取跟隨、復制的策略,同時,高強度的競爭賦予了叢林獵人高度的敏銳度和生存危機,一旦發現創新,就會快速撲上。

商業叢林中強敵環伺,無論你處在哪個市場群落中,都沒有絕對安全的位置,隨時有可能遭受致命一擊。

思考:如果說,“不安全”法則是商業叢林中的常規法則,那么在進入到互聯網+時代之后,“不安全”法則對于商業世界意味著什么?

關鍵詞:互聯網 商業模式 轉型 創新生態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