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
首頁  >  環球  >  深度聚焦

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的競爭力,每個人應該知道的十件事

2018-10-29  來源:人民郵電報-中國信息產業網  作者:

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拉開序幕,出現了新的機遇,同時也迎來了新的問題,即各經濟體如何能夠最好地進行技術整合,更加迅速地實現全面繁榮。未來需要大量新技術密集的高技能人才,并且,包括教育、醫療、綠色能源在內的廣泛領域都會迎來新的增長,這也對數字化時代“產業政策”新方式提出了要求。

隨著各國重新設定各自提高競爭力的路徑,以下是面向所有國家的十點建議:

1. 競爭力并不是奢侈品。

事實上,如果未來想要提高增速,增強抗風險能力,所有的經濟體都必須找到提升競爭力的動力,不論當前所處水平高低或目前有哪些方面的優勢。盡管競爭力與收入水平高度相關,但以目前收入水平構建競爭力體系時,有些經濟體的表現會優于其他經濟體。這12項競爭力指標之間不存在互補性——完善的金融系統并不能彌補落后的基礎設施,同樣,信息通信技術的應用也無法彌補創業創新生態的缺乏。各國必須發展全部12個領域,但也要發揮低成本資金和技術的優勢,打造自身的排序策略以平衡、聚焦行動。

2. 投資于人,有益于社會和經濟。

社會包容和一國競爭力水平之間并不存在權衡。其實,人口的健康、教育及技能水平恰恰是生產力的重要驅動力,在經濟和技術變革的時代更是如此。勞動者有了合適的技能,將成為帶動和管理這些變革的力量,而非被取代的一方。投資于人不應繼續成為馬后炮——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它是增長和適應力的根本要素。

3. 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的全球化不局限于自由貿易。

開放仍然是競爭力的根本驅動力:經濟體越開放,創新力和市場競爭力就越強。但是,開放的定義不應局限于貿易,還應包含人員的自由往來和思想的無障礙溝通。跨越國界的合作對于建立動態的創新生態尤為關鍵。根據這一定義,我們發現新加坡、德國、荷蘭、瑞典、芬蘭和美國是世界上最為開放的國家,而巴西和印度則相對“封閉”。

4. 但是開放的經濟體也須要進行社會保障。

盡管開放能為國家之間帶來“雙贏”,但有時也會導致一方收益而另一方受損。這就意味著即使各國政府為了更大更長遠的繁榮必須推行開放政策,但也須要為在全球化進程中遭受損失的人提供相應支持。通過反全球化來解決公平失衡問題只會適得其反。政府的做法不應該是保護特定工作或保護那些工作帶來的產品,而是應該通過再分配政策、安全網、人力資本投資、累進稅制及轉向新經濟機遇的機會,幫助那些受全球化負面影響的人改善自身境況。

5. 建立創新生態遠非局限于研發。

創新已經成為所有發達經濟體勢在必行的選擇,也是越來越多新興經濟體的關注重點。但是在我們研究的140個國家中,創新能力是其中的77個國家最為薄弱的領域,像德國、美國和瑞士這樣的創新強國仍然是個例。盡管科學出版、專利申請、研發支出和研究機構仍是發展創新能力的重要方面,但并非全部內容。好的想法要想實現商業化應用,還有一些“軟性”因素同樣重要。其中包括企業擁抱破壞性想法的能力(美國在此方面處于領先地位)、對于創業風險的態度(以色列在此方面處于領先地位)、勞動力多元化程度(加拿大在此方面處于領先地位)以及企業的扁平化等級結構(丹麥、瑞典和其他北歐國家在此方面處于領先地位)。

6.技術只有與其他因素相結合,才能實現經濟的跨越式發展。

雖然技術并不是尚方寶劍,但是實現增長和繁榮的關鍵工具,因此技術的分配和治理就變得至關重要。利用技術實現經濟跨越式發展的承諾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兌現。目前,世界上正在使用的智能手機數量最多只有45億部,還有超過一半的人從未有過上網經歷。關鍵在于,各國要盡可能多的擴大信息通信技術的覆蓋人數。同時,僅僅依靠技術來解決所有問題并非正道。對于很多最缺乏競爭力的經濟體而言,經濟增速緩慢的根本原因仍然是那些“古老的”發展問題,比如體制、基礎設施和技能。低收入國家要想從以技術為基礎的跨越式發展中獲得一條新的發展路徑,這些都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7. 制度仍然重要。

制度包含安全、產權、社會資本、制衡機制、透明度和道德、公有部門的表現及公司治理。制度的問題仍然是阻礙很多國家競爭力提升、妨礙社會發展與人民福祉的阿喀琉斯之踵。在被研究的140個國家中,其中的117個國家在制度方面的表現都成為其整體競爭力得分的拖累。各國政府需要關注作為生產力構成要素之一的制度環境,既有傳統方面,也有新的方面。例如社會資本——一個寬泛的概念,包含個人及社會關系的質量、社會規范的強度及公民參與水平——這一項中,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得分最高,而挪威在新聞自由這一項得分最高,芬蘭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得最好。

8. 基礎設施與金融體系也是如此。

交通基礎設施(公路、鐵路、水運及航空)質量高、覆蓋范圍廣,還有公共服務基礎設施能夠降低運輸和貿易成本,促進商品和人員的流動。很多國家現在仍然缺少這些基礎設施中的基本要素,導致競爭力的提升受到阻礙。金融體系對于幾個經濟體而言,仍然是相對薄弱的領域。芬蘭、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瑞士、盧森堡和挪威擁有最為穩定的金融市場(得分均高于95),而印度、中國大陸、俄羅斯和意大利——得分全部為84及以下——是G20集團中,在金融體系方面較為薄弱的國家。

9. 在當今不斷變化的時代,需要保持敏捷。

面對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的變革和紛亂,所有利益相關方——包括個體、政府和企業——的良好適應性和敏捷度將成為成功經濟體的關鍵特征。特別是對于政府而言,“面向未來”的舉措包括讓法律框架與數字化商業模式相適應,創造穩定的營商環境,有效應對變化,擁有遠見。新加坡政府是對未來準備最充分的政府,其次是盧森堡和美國政府。阿聯酋和其他四個海灣國家及馬來西亞也位列前十。另一方面,巴西、希臘和委內瑞拉則成為對未來準備最不充分的幾個國家。

10. 同時實現平等、可持續及增長是可行的——但是需要積極主動且有遠見卓識的領導力。

全球已達成共識,我們需要更完整的經濟發展模型,為所有人帶來更高的生活標準,尊重大氣邊界,同時不會對子孫不利。盡管公平與增長之間并不存在內在的權衡,但是全球競爭力指數4.0版的得分及環境指標之間的關系就沒有如此確定。雖然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有著最大的生態足跡,但是它們的效率卻是最高的(其每單位GDP的生態足跡是最低的)。因此,迫切需要各國領導設立長期重點,以積極的行動在公平、可持續性與增長之間建立良性循環。

(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兼執行主席,克勞斯·施瓦布)

關鍵詞:經濟體 生態足跡 數字化商業模式 得分 工業革命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