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頁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聞

“戲曲+游戲”不能太本分

2018-11-02  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人民郵電報  作者:張書樂

有位戲曲圈的朋友,在看過了書樂分享的幾期“戲曲+游戲”專欄文章后,冷不丁潑了盆冷水道:“難道,你所謂的跳出舞臺視角,只是讓人在游戲里唱戲、學戲和聽戲嗎?那只不過是把戲臺從劇場搬到了屏幕上。”末了,她還附上了八字評語:看似腦洞,其實狹隘。

仔細想想,確實有點這個意思,還好我那朋友本身也是游戲玩家,她盡管沒玩過和戲曲有關的游戲,但卻給出了另一種思路——早前很火的女性向游戲《戀與制作人》,為何不能融入戲曲元素?

確實,過去許多模擬經營類的游戲,本身就帶有“劇透”某個行業“臺下十年功”的意味。比如《模擬城市》《航空大亨》《世界足球經理》《主題醫院》《過山車大亨》,等等。盡管行業規則在游戲里已經被極度簡化,但初窺門徑卻是可以做到的。

委實,我的一些朋友,還真是因為某些經營類游戲,最后為自己進入相關行業奠定了最原始的知識基礎。至于我,或許最讓我覺得有用的,是在《心跳回憶》里學會的約會招數。扯遠了,旁的不說,一些藝術種類的模擬經營游戲,也頗有看點、值得借鑒,并不像《戀與制作人》那般,只是掛個羊頭,并沒多少經紀人、制作人的實質內容。

比如,日本的游戲廠商在2017年推出過一款名為《A3!》的手游,依然是女性向游戲(專門針對女性開發的、適合女性玩的游戲),依然以培育帥哥演員為故事主題,只是這次的游戲主角不是制作人,而是劇團的經營者兼總監。游戲中的故事情節也反映了舞臺藝術當下的尷尬局面——昔日鼎盛的劇團債臺高筑,臨近公演卻連一個觀眾也招攬不到。據說,這是受了環球影業2016年推出的動畫電影《歡樂好聲音》的影響。在這款游戲中,還設置了聽戲的環節,玩家根據劇本主題和角色人設在劇團成員中選定主演和配角,就能欣賞一場5分鐘以內的精彩小短劇。

但更多的時候,此類游戲喜歡“翻新”,諸如將《羅密歐與朱麗葉》這部愛情悲劇,改編成《羅密歐與朱利亞斯》,算是充滿“惡搞”情節的新劇。戲曲圈的朋友聽完我的描述后,硬是要我將“惡搞”二字改成“翻新”。在她看來,游戲里反映的內容其實很真實,并無“惡搞”意味。戲劇創新者林奕華在其作品《紅樓夢》中,大膽選擇以男人反串女人的藝術形式。而話劇導演林兆華在80歲時執導了他的第80部話劇《仲夏夜之夢》,劇中演員用東北話來演繹經典的莎翁作品。比起更洋派的戲劇圈,國內戲曲圈確實有點放不開手腳,太本分。

換個視角,就有不同。讓玩家體驗光鮮舞臺背后的艱辛,倒不是為了挖掘幾個未來的經營者、制作人或編導、編劇。比如,游戲《A3!》以維持劇團的日常開銷為設定場景,讓成員們兩兩結伴在車站、公園和圖書館門口賣藝賺錢,這樣的橋段,可以變成一種非一般的生活體驗,讓玩家去感受、理解、包容,并在游戲中熟悉更多臺前幕后的要素,哪怕玩家的初始目的只是好奇。

換個視角,把信息傳播出去,總會生出萌芽,而且結果可能意想不到。這不,就在《A3!》發布一年后,運營方突然宣布將游戲真人舞臺化,要在現實中上演一場“拯救劇場”的狂歡。這個“互粉、互通”過程中的變量很多,引發的思考似乎很有深度。恕我直言,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

關鍵詞:游戲玩家 游戲主角 游戲廠商 惡搞 翻新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