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頁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聞

我國數字經濟發展進入黃金期 總量超27萬億元 就業人口1.71億

2018-04-16  來源:人民郵電報社  作者:胡虎

數字中國等新政帶來多重發展機遇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數字經濟,推動數字經濟逐漸上升為國家戰略。2016年10月,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體學習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建設數字中國、智慧社會。2017年12月,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快建設數字中國,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推動實體經濟和數字經濟融合發展。這給數字經濟發展帶來三大機遇。

一是政策紅利釋放的機遇。近些年來,網絡提速降費、大數據、“互聯網 ”人工智能、分享經濟、工業互聯網、信息消費等一系列重大政策正在推進實施,各地對數字經濟支持力度不斷加大。

二是產業轉型的機遇。摩爾定律與超越摩爾定律使產業保持強大的創新動力。以移動互聯網、工業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快速發展,引發軟硬件等核心技術體系升級,深刻調整產業格局。

三是經濟轉型的機遇。傳統產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步伐加快,網絡連接、平臺支撐、軟件定義、數據驅動、智能增值成為主要特征,為數字經濟發展開辟巨大空間。數字經濟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數字經濟帶動國內1.71億人就業

數字經濟就業是今年報告新增的內容。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測算表明,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領域就業人數達到1.71億人,占當年總就業人數的比重已達到22.1%,同比提升2.5個百分點。其中,信息通信產業部分就業人數2017年達到1175萬人,同比增長11.0%,數字經濟融合部分就業人數達到1.6億人,同比增長13.1%,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已成為我國吸納就業的重要渠道。

數字經濟帶動的就業包括直接貢獻和間接貢獻兩部分,直接貢獻部分是信息通信產業帶動的就業,間接貢獻部分是數字經濟融合應用帶動的就業。信息通信產業帶動的就業包括電子信息制造業、電信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互聯網行業從業人數,采用的是統計方法,數據來源于《中國勞動統計年鑒》、《中國人口和就業統計年鑒》中的相關統計數據。數字經濟融合部分帶動就業是傳統行業中從事數字化轉型相關工作的從業人員。參照聯合國、OECD、IMF、世界銀行等權威機構關于估算就業的“規模-勞產率”通用計算方法,數字經濟融合部分帶動就業人數為數字經濟融合部分規模(增加值口徑)與相關行業平均勞動生產率之間的比例。

數字經濟拉動就業作用顯著。2012年,數字經濟新增就業人數為215萬人,占當年新增就業的17.0%。2016年,數字經濟新增就業人數為467萬人,占當年新增就業的35.9%。2017年,數字經濟新增就業人數為552萬人,占當年新增就業的40.9%。

服務業是吸納就業的主要力量。2017年約有1619萬人從事第一產業數字化轉型方面的工作,占第一產業總就業人數的7.8%。從事第二產業數字化轉型的人數為5054萬人,占第二產業總就業人數的22.4%。第三產業數字化轉型吸納的勞動力約為12016萬人,占第三產業總就業人數的34.3%,成為當前數字經濟吸納就業的主動力。

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存在四大瓶頸

白皮書指出,我國數字經濟總體取得了顯著的成效,仍面臨一些制約瓶頸。

一是數字化基礎薄弱。我國制造企業數字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廣大中小企業仍處于2.0階段。工業網絡標準、技術、產業基本被外商掌控,且標準眾多、互通性差,高端工業傳感器、工業控制系統、關鍵工業軟件等基本被國外壟斷。全球工業現場總線、工業以太網標準協議全部由少數國外企業掌握,95%以上的工業以太網網絡設備市場由國外壟斷。工業控制領域95%以上的高端PLC市場、50%以上的高端DCS市場被國外廠商壟斷。國外企業CAD、CAE、PLM等高端工業軟件占據了國內航天、航空、汽車等行業90%的市場。

二是平臺支撐不足。工業互聯網平臺是實體經濟全要素連接樞紐、資源配置中心和智能制造大腦。2015年以來,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步伐明顯加快,目前已超過150個。國際巨頭在工業技術、產品、經驗和數據等基礎上,打造“國際品牌高端產品先進平臺”的立體新優勢。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起步較晚,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平臺商業成熟度存在一定差距,龍頭企業缺乏,核心能力薄弱,生態相對滯后。

三是安全隱患突出。線上線下融合,網絡安全威脅和風險從虛擬網絡空間向現實物理世界蔓延擴散。公共互聯網病毒、木馬、高級持續性攻擊等網絡威脅向制造、金融、交通、能源等關系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領域傳導滲透,一旦遭受網絡攻擊,可能引發重大網絡安全事件,嚴重威脅經濟社會安全乃至國家安全。此外,生產裝備由機械化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演進,并將大量接入工業互聯網,會帶來新型安全風險,這些設備不僅是網絡攻擊的對象,一旦被控制,會成為攻擊源發動網絡攻擊,破壞力將被指數級放大。2016年美國發生大規模斷網事件,就是黑客利用僵尸網絡控制了大量攝像頭、打印機等聯網設備發動網絡攻擊。

四是環境有待優化。以平臺為核心的數字經濟新業態,給傳統政府監管模式帶來新挑戰。不規范經營問題凸顯。平臺經濟開創了“人人即商家、人人即媒體”的新時代,由于準入門檻低,經營者良莠不齊,網絡售假等不規范經營現象時有發生,侵犯消費者權益。數據保護風險加大。互聯網平臺匯聚海量用戶數據,數據價值不斷提升,用戶個人信息泄露和非法利用、數據非法跨境流動等風險不斷增大,各類惡性事件頻發。

關鍵詞:數字經濟 我國數字 工業以太網 政府治理模式 數字產品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