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管理
首頁  >  行管  >  行管述評

反思“斷網羅生門”中的基站生存困境

2018-10-30  來源:人民郵電報-中國信息產業網  作者:王君蘭

10月6日,成都市郫都區的華邑陽光小區內外手機信號突然減弱甚至消失。究其原因,國慶期間運營商在小區設置信號設備時,遭受部分業主反對,包括質疑基站有輻射和剪斷設備線纜。10月9日,一份由電信、移動、聯通、鐵塔聯合落款的公示出現在小區門口,稱中斷小區內所有移動手機信號設備的運行。

同樣是在四川,早在2016年,閬中市就有居民因自家樓頂建立基站而將運營商告上法庭最終獲得賠付的案例,而今老調重彈,琴弦劃過的是行業永不愈合的傷痛。面對小區業主提出的“基站不能建、信號不能斷”的訴求,運營商陷入兩難境地。運營商到底能否在小區內建設基站?運營商在小區基站建設過程中需要履行哪些義務?業主是否可以阻撓基站選址?運營商是否有權停止對用戶提供通信服務?圍繞基站建設的是是非非,筆者進行了分析和探討。

我國基站輻射標準堪稱全球最嚴

基站,即公用移動通信基站,是無線電臺站的一種形式,是指在一定的無線電覆蓋范圍內,通過移動通信交換中心,與移動電話終端之間進行信息傳遞的無線電收發信電臺。基站由移動通信經營者申請設置,經環保部門審批才可建設。

10月23日,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新聞發言人聞庫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對此事作出回應,運營企業在建基站的時候,入網使用的通信設備都是嚴格符合國家環保標準的,用戶在使用正常的通信服務時,不必擔心輻射對健康造成的影響。

專家介紹,我國移動通信基站輻射標準堪稱全球最嚴,其中電磁輻射標準電場強度小于12伏/米,功率密度小于40微瓦/平方厘米,比國際非電離輻射推薦的標準嚴格11.25~26.25倍。由于信號堆疊的緣故,國內基站輻射標準功率密度普遍要小于8(μW/cm2),遠低于40(μW/cm2)的標準,比歐洲、中國香港的(450μW/cm2)和美國、日本的(600μW/cm2)均低。基站在實際建設時一般會建在較高的地方,輻射的強度與距離的二次方成反比,因此,即便是在基站附近,人們受到的輻射也是很低的。

運營商能否拒絕向業主提供基礎通信服務?

運營商無權拒絕為小區業主提供通信服務,理由如下:根據電信條例第41條和第44條規定,運營商有普遍服務的義務,不得無正當理由拒絕、拖延或者中止對電信用戶的電信服務,不得以不正當手段刁難電信用戶或者對投訴的電信用戶進行打擊報復。運營商提供的服務是公共服務的一種形式,本身帶有一定的壟斷性質,因此沒有權力拒絕交易。

在前文案例中,運營商集體退出小區中斷運營的手段并非解決之道。根據服務協議,運營商收取了相關費用,就要為用戶提供高質量的通信服務,一言不合就斷網侵犯了小區其他業主的權利,需要根據服務協議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小區業主是否有權拒絕運營商在小區建設基站?

專家認為,只要運營商建站時進行了合規審批,進駐小區前履行了通知義務,小區業主在沒有實時性證據的前提下,不可以主張物權、環境保護等理由阻撓基站建設。

基站建設前的通知義務:根據電信條例第47條和城鄉規劃法第29條相關規定,城市的建設和發展,應當優先安排通信等基礎設施以及公共服務設施的建設,在民用建筑物上建設通信基站應當事先通知建筑物產權人或者使用人,并按標準支付使用費。

據此,運營商在小區建基站分為三步:通知、進入、建設。運營商無須經過業主同意,只需盡到通知義務,并按照標準支付費用就可以在小區設置通信設備。

值得注意的是,在實踐中,“事先通知”“適當補償”因缺乏操作細則,往往會因形式、程度等引起爭端,甚至訴諸法庭。

“物權至上”不應排除“容忍義務”

物權法第70條規定的“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權利”、第76條規定的“業主對重大事項的決定權”成為業主對小區內移動基站建設具有許可權的法律依據。物權法、物業管理條例都規定,改建、重建建筑物及其附屬設施,由業主共同決定,這也為運營商進駐小區建設基站增加了難度。從法律位階來看,上位法優先于下位法,法律優先于行政法規,物權法的位階顯然高于電信條例,因此有意見認為,物權至上,未經產權人同意擅自搭掛通信纜線,應該拆除。

然而,法院的判例推翻了上述論點,指出小區業主對社會公共產品有容忍義務。運營商設立通信基站等通信設施,服務于不特定的社會大多數人,承載社會公共利益,是社會公共產品,業主個人行使權利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業主負有合理的容忍義務。海南省高院在相似的案例中支持運營商設置基站僅需履行提前通知義務即可,并不用征得業主的同意。

物權法第7條規定,物權的取得和行使,應當遵守法律,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權益。如果產權人任意主張“排除妨害”,要求運營商拆除或搬遷公共基礎設施的話,那么社會的公共通信服務就將難以為繼,這將損害社會不特定多數人的利益。據此,小區業主無權以業主身份拒絕運營商進駐小區。

不得以環保為理由要求拆除基站

小區業主以“基站輻射”為由要求拆除基站的依據來源于物權法第90條的規定:權利人不得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光、電磁輻射等有害物質。

前文提到的閬中市案例,相關機構進行檢測得出的結果顯示,即使在通信高峰時段,電磁輻射功率密度值也無超標現象,最后法院通過權衡居民的物權與周邊廣大居民的通信權之后,認為對公共利益的保護應當優于對少數權利人的保護,故宣判要求拆除安裝在其樓頂上的移動基站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由運營商支付補償費。

結合上文對基站輻射是否有害的科普可以得知,小區業主對基站的“恐慌”更多地來自心理因素或者網絡流言的“以謠傳謠”,并非有科學的真憑實據。因此,只要運營商建設基站前,已經經過了環保審批,程序合規,小區業主就不能以“輻射”之說拒建基站。

遇到類似事件時運營商該怎么辦?

根據國家相關法律規定,蓄意破壞通信設施的,除了要承擔賠償責任外,根據情節不同還需要承擔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因此,對于蓄意破壞基站的,運營商可根據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綜上,在華邑陽光小區的案例中,運營商履行了建站前的環保審批等手續,相關建設規劃報有關政府部門后,即可合法進駐小區,考慮到“通知義務”“適當補償”缺乏具體操作指南,運營商無論是向物業和居委會支付租金、還是在小區張貼告示,都要做到“事中留痕”,宣傳照片、會議紀要、財務發票等均要建檔保留,以便在出現糾紛時作為合規依據。切忌因個別人的違法舉動而損害大多數業主使用通信資源的合法權益。

如何解決基站入駐小區難的問題?

筆者認為,要解決好移動基站進小區難題,要做好四項工作。

一是完善法律規定。現階段,由于電信法等立法措施一時難以出臺,地方性法規或是政策性文件的制定顯得尤為重要。建議在今后的立法中,細化電信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納入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鄉建設總體規劃的內容,規定各方的權利、義務。只有法律先行,才能使運營商的基站建設具有充分的保障和依據,無須理會不合理訴求。

二是加強公眾參與,推動信息公開。移動通信網絡屬于國家的基礎設施,是公共設施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應簡單看作企業的經營行為。可考慮借鑒國外發達國家的相關經驗,在基站建設管理過程中考慮公眾參與的要求,明確公眾參與的范圍、程序和要求,保障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加強公眾參與的一個重要前提是要推動信息公開,具體包括基站建設信息的公開與合法基站信息的公開。此外,應加強宣傳,營造良好的輿論環境。

三是嚴格依法建設基站。對于運營商而言,建設基站時應當履行電信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新建基站選址應當符合城市市容景觀的要求,在居住區選址時,應當優先考慮設置在非居住建筑物上。

四是改善網絡基礎建設難的問題。行業主管部門要加強與規劃部門的溝通協調,建立工作機制,切實把通信基礎設施專項規劃納入城鄉總體規劃及控制性詳細規劃,并做好相關規劃的銜接和協調;加強與國土、環保等部門合作,建立綠色通道,簡化基站建設審批流程,提高通信基礎設施建設效率;協調當地政府部門開放各類公共設施,全力支持基礎電信企業4G、5G網絡和寬帶設施的建設;強化光纖到戶國家標準落地的剛性,納入地方政府對建設項目整體管理體系。

關鍵詞:運營商 基站建設 治安管理處罰法 生門 輻射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