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管理
首頁  >  行管  >  要聞

“深入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加快建設網絡強國”專家談
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布局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

2017-11-10  來源:人民郵電報-中國信息產業網  作者: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兩化融合研究所 田洪川 劉釗 金永花

當前,全球制造業正進入新一輪變革浪潮,物聯網、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正加速向工業領域融合滲透,工業互聯網、工業4.0、智能制造等戰略理念不斷涌現。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10月30日,國務院常務會通過《深化“互聯網 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要通過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實體經濟振興,加快轉型升級。作為工業互聯網三大要素,工業互聯網平臺是工業全要素鏈接的樞紐、是工業資源配置的核心、是構建工業互聯網生態的關鍵載體,對于我國制造業向中高端邁進、建設制造強國具有重要意義。

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內涵和重要作用有哪些

工業互聯網平臺是海量異構數據匯聚與建模計算、工業經驗知識軟件化與模塊化、各類創新應用開發與生態構建的關鍵載體。其目的是不斷優化研發設計、生產制造、運營管理等資源配置效率,實現協同設計與制造、個性化定制、服務型制造、產業鏈金融、設備在線租賃等新模式、新業態。

工業互聯網平臺給現有制造體系帶來重大變革,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制造模式由自動化向高度智能化轉變,基于工業互聯網平臺對工業設備、產品數據的集成、分析與決策反饋,能夠實現設備、產品的遠程監測與優化操控,智能工廠、遠程運維、智能服務等模式應運而生。二是生產方式由標準化向個性定制化轉變,工業互聯網平臺降低了企業與用戶交互的成本,使企業具備快速響應用戶需求、靈活組織制造資源的能力,按需生產、大批量定制成為現實。三是組織形態由地理集聚向網絡協同化轉變,基于工業互聯網平臺可以匯聚資金、創意、工具等生產要素和資源,推動產業鏈環節形成網絡空間的集聚,達到甚至超越以往地理空間集聚所產生的協同分工效果,協同設計與制造等模式日趨成熟。

國外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情況怎樣

當前,發達國家行業巨頭企業均將工業互聯網平臺作為戰略布局的重要方向,并逐步構建自主掌控的平臺布局能力。從2013年通用電氣公司推出Predix工業軟件平臺以來,其他國際產業巨頭紛紛加入工業大數據平臺的競爭。如西門子推出了Sinalytic平臺,將所有跨業務的遠程分析和維護服務進行整合;IBM推出以PaaS為核心的數據分析及應用開發平臺等。

目前,國際產業巨頭GE率先圍繞Predix平臺構建了產業生態,包括基于行業應用整合資源,通過核心應用產品Predictivity整合行業經驗,推動關鍵領域整合;通過企業戰略合作,實現技術產品的共同研發,與Pivotal公司建立戰略協作,將其云計算產品Cloud Foundry產品引入 Predix平臺作為平臺核心技術;通過開放平臺聚集資源,向第三方開發商提供開放資源,為應用開發者提供統一的開發環境及技術交流社區,在行業開發領域集合生態資源;通過跨界聯合或收并購方式,增強IT實力,如GE與蘋果合作,打造面向企業應用開發的工具包,加速構建工業互聯網創新應用;建立工業互聯網聯盟(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通過跨界合作的方式構建平臺生態。

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面臨哪些挑戰

隨著我國工業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大型工業制造企業、ICT企業紛紛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布局,涌現出一批工業互聯網平臺應用新模式新業態。在生產能力協同配置方面,沈陽機床iSESOL平臺,接入分布在全國各地的i5數控機床,根據訂單智能匹配產能;在供需資源匹配和生產資源共享方面,航天云網接入集團600余家單位,對設計模型、專業軟件以及1.3萬余臺設備設施進行共享,使集團資源利用率提升40%;在資產和運營優化方面,樹根互聯根云平臺已經實現約30萬臺機器設備的遠程接入和5000多種運行參數的實時采集;在通用使能工具提供方面,阿里巴巴、騰訊、華為、百度、中國電信等信息通信巨頭,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方面創新活躍,并逐步拓展平臺的工業互聯網功能。

但與國外平臺相比,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起步相對較晚、產業基礎仍需夯實,與國外相比仍然存在一定差距:一是工業控制系統、高端工業軟件等產業基礎薄弱,平臺數據采集、開發工具、應用服務等核心技術缺失。二是平臺應用領域相對單一,與實際業務需求結合不夠緊密,且缺乏第三方開發群體,工業App數量與工業用戶數量的雙向迭代和良性發展尚需時日。三是缺乏產業鏈集成整合能力的龍頭企業,難以形成資源匯聚效應。

如何推進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

面對全球制造業平臺化發展趨勢,應充分重視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基礎性、戰略性作用,充分認識平臺建設的迫切性、復雜性和長期性,構筑基于平臺的制造業新生態。

一是推動工業互聯網平臺關鍵技術突破。圍繞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共性技術要素,以企業應用為牽引,鼓勵傳統工控企業與信息技術企業深度合作,突破面向傳感器、生產裝備、控制系統的嵌入式系統和中間軟件技術,提升數據集成和計算分析能力。

二是推動基于平臺的智能化應用。推動面向數據集成分析的平臺類產品研發應用,著重開發面向各類優化場景的模型算法,提升工業企業智能化應用能力。基于不同行業、不同企業的生產特點、實際需求和基礎能力等級,培育基于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制造行業應用試點。

三是推動工業互聯網平臺標準建立。開展工業互聯網平臺功能架構和技術標準的制定,統一基于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智能制造技術標準架構及工廠內數據交換標準,爭取參與國際標準制定,謀求國際話語權。

四是注重構建工業互聯網平臺生態體系。鼓勵跨界企業強強聯合、優勢互補,推動產業鏈資源整合與優化配置。推動企業上云,打造平臺功能豐富與海量使用雙向迭代、互促共進的良性循環。積極引導平臺企業開放軟件工具、開發環境以及數據分析能力,建設運營開發者社區,加快培育一批面向特定行業、特定場景的工業智能化應用。

關鍵詞:互聯網 模型算法 PaaS Predictivity Sinalytic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