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聯網
首頁  >  物聯網  >  車聯網

G7創始人翟學魂:G7自動駕駛公司團隊搭建已完成

2018-10-17  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薛芳

今年4月份,物聯網科技公司G7與普洛斯、蔚來資本聯合宣布,共同出資組建由G7控股的新技術公司,研發基于自動駕駛、新能源技術和物流大數據的全新一代智能重型卡車,探索創新物流資產服務模式。

資料顯示,G7成立8年,持續投資于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及智能設備,依托技術推動卡車、掛車等物流設備的智能化、聯網化及共享化。

G7已連接物流企業5萬家,連接車輛超過60萬臺,是中國物流領域最大的物聯網開放平臺。其客戶為新零售的超級平臺,京東、天貓,美團和亞馬遜等;垂直市場的巨頭,德邦,安能等;有有快遞巨頭順豐、中通、申通等。

以下是騰訊科技《一線》與物聯網科技公司G7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翟學魂的采訪實錄:

記者:之前,G7成立了自動駕駛的合資公司,目前的進展是什么?

翟學魂:我們在上海設立了從車隊管理到車輛設計的一個完整團隊,團隊已經搭建完成了。自動駕駛公司在非常非常近的時間,跟OEM廠商一起合作推出這個公司第一代的智能卡車。

記者:G7是一個成立8年的公司,卡車領域又是一個相對小眾的領域,G7發展的怎么樣?

翟學魂:我們是從一個車隊管理的系統平臺開始的。我們在車上裝了一些傳感器,把這些傳感器變成數據,把這些數據變成幫助客戶管車、優化車輛管理和車隊管理的數據平臺,G7是從這兒開始的。

G7現在在做什么呢?G7把一個車隊管理的數據平臺跟車輛本身整合在一起,變成一個更集成的服務給到客戶,等于下沉到車了。這是我們的基本發展路徑,我們叫AI IA。AI就是算法,IA就是把算法放到設備里,把設備變成智能設備。

記者:我們一直在談物聯網,基礎技術服務相當于切入了這一環,是否可以看成是深度學習?

翟學魂:剛才我說的每一步都是機器深度學習的過程。G7切入的基礎技術服務也可以稱為卡車的智能心,我們前面連接客戶的應用,后面連接這輛車,中間肯定得有一個心。它可能是算法,也可能是連接,所以我們一直提G7 inside。

記者:你說每輛車都會一直學習,G7會前置一些基礎的技術服務,不知道這些技術跟司機之間是如何進行互動的,能不能舉個例子?

翟學魂:我們說安全的例子:第一,G7通過車輛的數據、司機的駕駛行為數據以及司機的面部表情等各方面判斷司機已經疲勞了,這時候G7就會用我們的平臺服務主動對司機進行干預。這個動作大概能夠降低60%左右的疲勞駕駛相關事故。因為他的疲勞是個漸進的過程,所以只要在司機徹底睡著之前提醒他,結果就會好很多,比如有60%。

進一步,我們現在還在研究更進一步的措施,可能有的人第一次打盹就出了事故,所以我們能不能在他打盹的時候,讓車自動地剎住。其實G7現在的智能掛就有個能力了,在它要翻還沒翻的時候會自動剎車,這就是平臺的能力,這個可能又能降低20%的事故率。

再進一步,G7發現道路的某個地方總是有其他車出事故,所以G7能夠提前通知司機前面的路口危險,請減速,否則G7會給你剎車。這樣就會更進一步降低事故率,所以就可能會降低到10%以內。

這就是平臺和司機互動、不斷的互動。一開始只是及時的提醒,如果不聽,我就幫你剎車,再后來,通過數據G7不但幫你剎住了,而且會提前告訴你前面將要發生什么,這就是平臺跟算法跟司機之間的互動。

為什么我不提無人駕駛?因為無人駕駛的工程和政策的問題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確定的是,剛才我說的這幾種不同的方式和技術,可以降低90%以上的事故。我們沒有不用非要去談無人駕駛,我們是個服務公司,我們應該先把這90%降低。

記者:像G7這樣做行業里面原來沒有的事情來引領整個行業,在此過程中你的感受是什么?

翟學魂:兩個方面:第一,如果我們失去了告訴客戶他需要什么最新的東西的能力,G7就沒有必要生存了。因為作為一個技術公司,G7就要比客戶更早的知道最新的技術如何應用在客戶身上,不是等客戶告訴你他需要什么。

第二,這中間肯定有做錯的時候,你得接受。可能有客戶沒有接受或者時機不到,那團隊要接受這個現實。這就是為什么我說沒興趣成為另外一個大公司的一部分,因為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現在最新的物聯網和AI的技術給了我們巨大的創作空間,我不希望我們公司現在為了尋求安全感就放棄任何創作的空間。

關鍵詞:G7 物聯網 自動駕駛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