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
首頁  >  大數據  >  要聞

大數據時代,別當數據的“搬運工”

2018-11-01  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人民郵電報  作者:周曉慷

近日,筆者遇到一位年輕員工,她工作8個年頭,一直干著制作和傳遞報表的活兒。當筆者問及某些業務數據出現波動的原因時,她表示不太清楚,理由是數據從上游渠道而來,她只負責“搬運”(傳遞)。

在企業內部,這類數據的“搬運工”不在少數。有位員工畢業于知名高校的計算機專業,他說:制作圖表是高中就會的事,現在把各類數據填入表格是自己一天的工作量。對于這些數據,他不過問來由,理由是“不是自己管的事”。

縱觀企業,不論從事哪類工作,與數據打交道是必然的。有次出差,筆者身旁有位企業老總用數據與手機那一頭的人交流,老總對每項數據的浮動都能作出準確判斷,對策與方案立即形成。也許一名普通員工所處的位置不能看到全局,但憑自己的學識和分析能力,每項數據都該有價值。許多數據的變化都存在一定的因果關系。員工在統計這些數據時,要善于挖掘數據中的邏輯關系,而不是把“無言”的數據“搬來搬去”。這個要求,對員工來說不算高。

眼下,在數據“搬運”崗位的年輕員工居多,他們學歷本來很高,進入職場后,一些人以為離開了大學,就永遠離開了系統性學習。其實不然。如果說大學是思想市場的承載體,少不了承載觀念、知識、理論,那么企業就是奔走實踐的田徑場,需要最大限度地發揮眼力、腳力、探索力。在大學內,我們掌握體系化的知識,但到職場,就需學以致用,因地制宜,持續充放電。那些每天忙碌的數據“搬運工”,至多在知識戰術上算得上勤快,卻難掩戰略上的惰性。從職業生涯發展的戰略而言,放松學習尤其是系統性學習,只能帶來一知半解、一鱗半爪的知識。有的企業順應潮流,推廣流行的知識培訓。員工聽時觸動,過后未動,創新動力不足,工作打回原形,依然按部就班。問題出在哪里?培訓與實踐脫節,知識“高大上”,實踐“矮矬窮”;用人機制與創新機制不協調,創新者待遇落實不夠,用人重視“看臉”或“背景”。由此,數據“搬運”者選擇了所謂的“安分守己”。

在大數據時代,生活、工作和思維需要大的變革,每份數據不再僅僅是“數字”。日前,國家信息中心發布報告,其中提到了改革開放的40億條數據,靠著綜合運用指數分析、文本聚類等10余種大數據方法,最終形成了對改革開放成就的數據表達,映射出40年的光輝。筆者多次參加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發現場上有精干的電信大數據整合團隊,團隊成員由營銷、研發、支撐等領域的骨干組成,他們收集了數百家參展者的名片和產品信息,制作大數據分析庫。這些大數據通過不斷優化的管理平臺,給予后期物聯網研發人員最好的支撐,并可用現實的產品原型來激發人們的創意。不同行業之間的研發人員精誠合作,相互“點亮”,從抽象到形象,互為客戶;從普通到優秀,揚長避短,讓不可能成為可能,由此成就各自的事業。

大數據時代,對數據的獲取、整合、提煉,除了過去座談、調研的“面對面”,更多的可以用多維度、多途徑的“背靠背”,來更全面、更透徹、更高效地發掘、甄別、開發和利用數據資源。由此,數據工作員的職場人生應該是豐富而多姿的。

關鍵詞:搬運工 文本聚類 數據整合 數據表達 數據資源

游乐设备和游戏机区别?